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大宋 > 第286章 鼓上蚤(下)

第286章 鼓上蚤(下)

?热门推荐:
????花木丛前,五六名军士围拢在一处脸色都很有些紧张,那贼人居然真就摸进了罗宅,而且还在自己等人的眼皮底下把一个兄弟给打晕过去,这后果可是不轻啊。

????随即,为首者又突然变色急声道:“不好,那盗贼拿了方老七的衣裳,岂不是会扮作我们兄弟的模样,他们现在可跑去西跨院救火了,他要是混入其中……”说到这儿,其他人也迅速明白过来,齐齐急声喊了句:“快去那边,别让他浑水摸鱼了……”说完这话后,剩下这几位也全都急匆匆地朝着西跨院跑去。

????直到这边的守卫去得干净,一切都已平静下来后,时迁才从不远处的一根柱子旁闪了出来,眼中掠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后,人已火速前扑,到了那阁楼跟前,他手便是一挥……

????一道黑影已敏捷地直蹿而起,在第一层突出的屋檐处一借上了力后,便再度跃起,直接就翻上了这五丈多高的阁楼顶部,而后便顺着那扇小小的气窗直钻了进去。

????可就在这时,里头突然就响起了几声呼喝:“小贼哪里走,我们都在这儿等你几晚了……”然后里头就是一阵噼啪乱响,中间还夹杂着人的呼喊声和叽叽喳喳的怪叫。片刻后,本来黑黢黢的二层阁楼才点起了灯来,紧随着的,便是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怎么是只猴子?”

????此时二层阁楼里,被几名早已埋伏在此的军士用偷袭逼入角落,并用罗网罩住还在赫然挣扎怪叫的,居然只是一只浑身毛发倒竖,一张脸涨得和自己屁-股一样通红的猴子。

????它固然因为被困住而惊怒不已,但比它更愤怒的却是这些军卒。他们是真没想到,自己等人准备了这么久,全力一击拿下的竟是一只猴子!直过了好一会儿后,为首那人才叫了一声:“这是那贼人的试探,快去下头……”

????听了这话,有人赶紧开窗扑上去看,也有人忙不迭地就冲下楼梯,朝着阁楼外边跑去。只可惜,他们这番打闹早已把自身暴露得干干净净,时迁又怎么可能还留在下面等着他们来捉呢?此时下面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了。

????重新遁入暗处的时迁则是面带冷笑,自己差一点还真中了他们的埋伏,好在有所准备,放了小袁进去先作试探。其实他早该察觉到有些不对的,如果这阁楼里没有伏兵,宝物又还在其中,那些守在楼前的兵丁又怎么可能轻易中了自己的调虎离山之计呢?他们所以敢走,就是因为认定了有人能对付自己。

bet36备用网址娱乐????这么一想,时迁就能判断出那镯子不在这儿了,那还会在哪儿呢?时迁心里飞快地转起了念头:“这罗家宅子虽然不小,但真能让罗澶放心藏东西的也就那么几处地方而已。西边我已经看过了,那里几乎没有防御,所以不可能。而东边……刚才起火后那里也跑来了好些人救火,完全没有一点防备的样子,只有最后那进院落一直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反应,恐怕东西就在那儿了。”

????想明白这点,时迁再不迟疑,人已再次上了屋顶,然后快速朝着后院行去,只一会儿工夫,就已来到了黑沉沉一片的后院。而这边黑暗的环境反而更有利于他的行动,在屋顶上一点后,他已轻巧落地,滚动间消去下坠之力,人已如灵鼠般直蹿到了那间最大的卧室,这期间竟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在蹿到卧室门前的同时,时迁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细小的铁线,看准了在两扇门间的缝隙处一插,然后手指一挑一转间,那门后的木闩就已被轻巧的拨开,这一切都不带有丝毫滞碍和声响,手跟着轻轻按着推出,房门已开。

????就在时迁打算潜入其中时,房中突然就亮起了一道烛光,一个声音也随之从里头响起:“阁下果然好算计,好本事,居然这么快就瞒过了我手底下几十名精锐的耳目潜入到此,真是让孙途大开眼界了。”孙途居然一早就等在了这卧室里,此时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身子有些发僵的时迁,语气里不见愤怒,只有诚挚的赞许。

????时迁是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自投罗网,房里除了孙途,还有另一个提刀的汉子,两人的目光罩定在自己身上,竟让他心中生寒,连动作都有些迟滞了。但他到底是经验丰富的大盗,一见情况不妙,便已迅速做出决断,没有任何的反应,足上发力一蹬,人已直蹿而起,只在门框上略一借力,身子已经迅速翻上了这不到两丈高的卧室屋顶。

????而就在他刚一翻身的同时,外头已经亮起了好些灯笼火把,官兵和罗家家丁已经敲着铜锣,大声呼喝着就包围了上来:“抓贼啊,那盗贼就在这里!”随着这番动静一起,其他院落也都沸腾起来,几十根火把齐刷刷点燃,无数人影高叫着就往这后院跑来。

????身在高处的时迁见状脸色是越发的难看了,对方这是完全挖了个陷阱等着自己一头往里头跳了。可笑自己还以为刚才已经看破了对方的布置能从容得手了呢,原来却是计中有计!

????不过现在可不是后悔检讨的时候,要作反思也得先安全离开这儿再说。明白这一点的时迁迅速就已沿着有坡度的屋顶向后方奔去,此时的他已不用再隐藏自己,所以踩踏得瓦片哗啦作响,但速度比之前又快了三分,两三个起落间,已来到了这间卧室的后方,前方一棵大树耸立着,再过去一段距离那就是后院的院墙了。

????时迁见此大喜,深知只要自己能跳出院墙,这些家伙再想追拿自己可就难了。当即一声轻喝,右足在屋顶上用力一踏,人已高高跃起,迅速就跃出了屋顶的范围。直掠出去一丈有余,他的身形就在一顿间似要落下,但这时他的手却又跟着一挥……

????此时,之前就埋伏在后院这里的众人已经绕过卧室扑到了时迁下方,见此,不少人都是一阵惊喜:“贼人哪里走!”有人更已张开了几张罗网和绳索,只等他掉下来后就将其捆缚活捉起来,也有人举起了手中棍棒,对方若敢反抗,就先让他吃吃苦头。

????可是就在大家以为时迁要落下时,他手一振间,身子却突然在空中一个悬停,然后脚步在空中连续几踏后,瘦小的身子竟悬空往前而去。

????“这……怎么可能?”登时间,所有人都傻了眼了:“这家伙还是人吗?”在大家的常识里,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居然能在虚空中踏步向前,只有仙人才能做出这等壮举来了吧?

????此时,孙途也已和杨志两人走到了屋后,见状只略一眯眼,便喝道:“放箭!把他给我射下来!”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有五六个军卒赶紧就拿出了弓箭来,朝着时迁射去。可让众人再次感到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时迁即便是在此等情况下依然能靠着身体的扭动躲过了前边几支利箭的袭击,最后一根箭更是被他一脚踢飞。而他向前的脚步却是不见停的,几下间就已落到了那棵大树横生出来的枝桠上。

????这树的枝桠可不是太粗大,也就胳膊粗细而已,可在他脚下这却已经足够了,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只略一蹲身子,人已再度如投矛般飞掠而起,身在半空手便是一摆,眼看着五六丈的距离就要被他一下掠过。

????这一回,众军士是彻底傻了眼了,他们是真没想到这家伙脱身的本事会如此之高,哪怕是在众人的围堵下,依然有办法脱困而去。可谁让他会飞呢?在军卒眼里,时迁在空中的一系列表现跟他能飞的说法也没什么差别了。

????而就在大家茫然不知所措的当口,孙途却是一声冷哼,随后便已反手从一名军士手中抢过了弓箭来,没有丝毫的停顿,便朝着不断前蹿的时迁方向射出了四支箭矢。

????这手连环快射直看得众人一阵动容,要不是如今还在拿贼,这些军卒都要连声叫好喝彩了。可随后,他们又面带尴尬,因为那四箭居然没一支能对空中的时迁构成威胁,射到他跟前时,离他都还有至少两尺多远呢。自家都监箭上的准头可太没谱了吧?

????但出人意料的一幕却再度发生,之前能轻松闪避射向自己箭矢的飞贼在这一刻反倒有些慌乱起来,身子在空中猛地一阵转折,似乎是在避让什么东西。难道是孙都监射出的箭矢上头还带了什么劲风,哪怕不直接击中敌人也能将之震伤吗?

????就在众人心里犯着嘀咕,却又得不到确切答案的当口,空中的时迁突然就是一声惊呼,在离围墙还有丈许处身子陡然一顿,随后便扎手扎脚地直落而下。只略一犹豫,那些军士便在狂喜中飞快扑出,罗网绳索和兵器就直往对方的身上招呼过去,这回可不能再让他脱身了。

????只有杨志,才在这时候发现在时迁前方,居然有截东西正轻飘飘地落下……